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白癜风能治愈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04:27:2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白癜风能治愈吗,吃醋对白癜风患者有影响吗,福建能治白癜风的偏方,黑山白癜风医院,哥伦比亚一女子深受白癜风的危害,周宁白癜风医院,沾益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无往不在“鄙视”之中

  张静雯

看到绥德产妇马茸茸的遭遇,身为女子的我,首先感觉到的是锥心的疼痛。相信女同胞都有一样的感受,无论是否有过生育经历。体谅分娩之痛,是一种基本的人道,没有哪种得失权衡可以凌驾于人道关怀之上。

这种痛感,远远溢出了悲剧故事本身,它伴随着女性的自我意识的觉醒:忍受并非理所当然,把基本权利诉求斥为“矫情”?决不答应。在“伟大的母亲”之类的身份定义之前,我首先是个独立自主的个体。

女性话题自带痛点,辛酸又何止于身体的疼痛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为什么带着“女博士”标签的故事容易成为爆款呢?其间的暧昧,咱就看破不说破吧。

前两天澎湃转载了一篇女博士的心酸自述,标题叫“为了读博被我辞掉的年薪20万的工作,如今努力也找不到了”。这篇爆款文笔平庸,却戳到了不少痛点。比如她描述,“读博以后发现周围都是心事重重的女博士”,这画面好扎心;还有“30岁以下,甚至27岁以下,男生优先”、“找工作的难易程度排序是男硕最容易,接着女硕、男博,最后才是女博士”这样或明或暗的求职“规则”,似是而非,却好像也符合部分经验。四千来字的文章,借用一个时髦的概念总结一下就是:我是个女博士,我处处被diss。

“diss”这个词用法演变顶有意思。它起源于嘻哈文化,指的是嘻哈歌手用说唱的方式贬低对手或者他人。这词儿原本感情色彩特别强烈,除了贬低还有羞辱的意思。经过社交网络的滤镜之后,它的含义更趋近于“鄙视”,大概还要再调和进一些轻蔑的味。

比如说这个场景:号称首位“00后”CEO的李昕泽同学谈他的“创业心得”的时候说,“可能三四十岁的老一辈的企业家,没办法了解互联网”。划重点,“三四十岁”、“老一辈”,虽说后来李同学找补说对老一辈企业家“非常尊重”,但恐怕不足以驱散70后、80后们的心理阴影。难怪,以爱怼人著称的“老老一辈”的企业家周鸿祎直接甩出了“狂妄自大”的评语,没因为对方没成年而留情面。

我对IT技术一无所知,但我只知道,这种基于年龄的“diss”,似曾相识,还记得摇滚鼓手手上那只被玩坏了的保温杯么?什么英雄迟暮,什么长江后浪推前浪,统统被塞进无辜的保温杯里。时代日新月异,年轻的优势在于,他们是潮头的原住民,不用怎么追赶,就能扑上浪尖了。年轻似乎越来越成为天然的正义,忒不古典了。

不过少年人真的对成年人那一套嗤之以鼻么?可不见得。随手翻了翻少年公司的自媒体账号,“CEO发表XXXX重要讲话”之类的标题,看得我忍不住脸红。这套八股般的拿腔拿调,好些大人都学不来呢。多少人想起当年的自己呢?年少轻狂,可终究幼稚,越是幼稚,越想模仿大人的套路去掩饰。所谓“鄙视”,可能也是一种掩饰。

世俗生活或许无往不在“鄙视”之中。弄潮的年轻人鄙视“落伍”的老年人,“成功人士”鄙视“卢瑟”,那个觉得自己处处被鄙视的女博士,其实自己也是个愤世嫉俗的鄙视者。她的所谓失意,也源自自己的患得患失,比如想做律师,可博士毕业去做律师,总给人走投无路的感觉,博士的理论水平律师职业也用不上。有时候,人们不自觉地试图通过“鄙视”的方式确认自己的价值,又不自觉地被鄙视所绑架。

鄙视的起点千奇百怪,可能是年龄,可能是性别,也许是财富,或者别的什么东西,但它们都遭受着流俗的裹挟。

无论哪个时代,流俗都会在人身上留下印记。谁不是凡胎肉身,都可能有意或无意陷于世故的算计之中。功利地考虑,陷于流俗,未见得一定会遭受多少损失,如果随波逐流的身段足够曼妙,或许还能因此获利。但流俗会以一些空洞肤浅、甚至带着偏见的价值观念,蚕食人的判断力,把人引向精神的迷失。被流俗所劫持的人,很难说是精神独立的个体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云南能不能治白癜风